首頁  »  國學  »  國學經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0集:報本追遠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0集:報本追遠
名稱: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0集:報本追遠
分類:國學經典
主講:佚名
TAG:國寃  論誾    周公    
時間:2018-04-03 22:46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書簽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0集:報本追遠相關介紹

【或問禘之說。子曰:“不知也。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,其如示諸斯乎!”指其掌。】〖先王報本追遠之意,莫深於禘。非仁孝站粗粒蛔鬩耘c此,非或人之所及也。而不王不禘之法,又魯之所當諱者,故以不知答之。示,與視同。指其掌,弟子記夫子言此而自指其掌,言其明且易也。蓋知禘之說,則理無不明,諢o不格,而治天下不難矣。聖人於此,豈真有所不知也哉?〗
經義很好理解。問禘之說,不是問禘禮,不是問禘的那個禮儀程式。你看魯國還在行這個禘禮,那禘禮的形式不用問孔子。或,是有人。有人問禘之說,不是問禮的形式,問禘之說,想問的是什麼。那就是為什麼要行這樣的禘禮啊,有什麼意義啊?
我們前面講了,為什麼要設禘禮啊。天子七廟,有始祖廟。德行足夠的話,孝心不僅達於始祖,還能往上達,再祭始祖所出之帝。為什麼設計這樣的禘禮,包括祭祀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。大概禘之說問的就是這樣的問題。所以說不是問禘,而是問禘之說。
孔子說“問禘之說的話,我不知道。”我們說孔子是聖人,他不會不知道。周公制禮為什麼制這個禘禮?祭祀的人對先祖那個孝敬之心,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。孔子是聖人,他能體會,他能知道。但是呢,人理解不了,你跟他說也沒有用。
子罕言“利與命與仁”,為什麼罕言啊?說了你也理解不了,你體會不到。中國傳統的字詞所表達的又不是概念性的思維,講的都是人德行的東西。所以孔子說不知。他說如果有知道的,那治天下如示諸掌。示諸掌就是孔子指一指手心,說“其如示諸斯乎!”,指其掌。就是說如果知禘之說的人,治天下就像在手心裏一樣。我們說這個很簡單,把裏攥。把裏攥也是在手心裏。是吧?
能夠知禘之說的,治天下就像在手心裏一樣。這句話要是翻譯的話多簡單。“有人問禘禮的說法,孔子說不知。他們知道的人,平天下的話也就像在手心一樣。就在這裏。(指著手心)”你說譯文多簡單。
根據剛才講的,我們體會孔子為什麼不說?我們看一看注釋。“先王報本追遠之意,莫深于禘。非仁孝誠敬之至,不足以與此,非或人之所及也。”這是第一點,為什麼孔子說不知,為什麼不回答這個問題。
先王報本追遠之意。我們說所有的祭禮都是報本追遠。父母去世了,為什麼祭?盡孝心。沒有父母,我們從哪裏來啊。那你再往上推,沒有祖父,父親從哪裏來啊?再往上推,一直推到始祖。始祖還不終結,再推推到始祖所出之帝。始祖所出之帝,還不是最根本的本。
那帝是怎麼出的?天子是怎麼出的?天地所生的。天地讓他得天地正理,有這個人性;得天地正氣,有這個人形。讓他成為一個聖人,然後統領天下。你看,這些都是報答根本。人為什麼要報答根本啊?我們說葉落歸根啊,也是報本。葉子是地的肥力,供桿再供枝然後供葉。等葉子落的時候落到本根這個地方,經過太陽曬雨水淋,漚爛在土裏。這樣,又增加了地的肥力,讓樹繼續往上生長。你想一想,葉落歸根也是報本。
祭祀,從祭祖,一直到祭天,祭祀萬物之神。你說沒有山,不生林木我們怎麼住?沒有水我們怎麼活?沒有大地、沒有五穀,我們吃什麼?是他們養活的我們。我們對他們應該感恩。那個感恩的心變成祭祀就是報本,就是報答他。他給我們恩惠了,我們通過祭祀的形式,給他擺上供。你說,這些神他們吃不吃啊?我們也不知道。但是盡我們的心而已啊。感激、感恩,對神表示尊敬。這就是禮的精神所在。
報本呢,我在上一堂課講了,與德性有關的。德性不足的話,往上報,上達不上去。我們說現在的人啊,薄情。
我在電視新聞上看的,有人扶助那些貧困的學生,上不起學的。給他們拿錢資助,讓他們上大學。他畢業之後離的遠遠的,把電話號碼一換,讓你找不到。還有的,從銀行貸的款,他不還。銀行有你的身份證號、電話號,能找到你,你能飛到哪裏去了?銀行找他催還款的時候,他也承認,但是就不還。他有錢也不還。對他有恩的,有資助的,好像應當承擔的義務似的。人就到這樣的狀態。
那想一想父母呢?父母有錢、有勢的時候能給他,那父母就是最好的。那父母一老,“沒用啦,還孝他幹什麼?”父母還活著呢,子女都是這樣的心情,死去之後呢?更不要說啦。那再往上推,祖父、曾祖、高祖,那還談的著啊。是不是啊。所以說我們現在人的薄情,想扭轉這樣的局面,必須恢復禮。慎終追遠、民德歸厚啊。好在民間這樣的禮還存在著,還有。
先王就是用這樣的禮的方式報本,追遠不僅僅是敬。再往上追,來體現德行的深厚。你有多深厚能往上追多遠。你不能追到六廟之祖,再加上始祖,你不能追到那裏去,你做不了天子。你像孔子傷感的幽、厲,他就是那樣的德行。雖然天子位還在,可是有天子臨天下的實際效果嗎?影響力已經沒有了,沒有實權了。禮樂征伐都不能自天子出了。也就是一個虛名。
這就是報本追遠,禮的這個精神。報本追遠,追得最遠的是什麼?追先祖追的最遠的就是禘祭。禘祭不僅祭始祖,不僅祭有廟的這個祖。始祖所出之帝沒有廟,依然要祭。這是追遠追得最遠的。所以說“報本追遠之意莫深于禘”。沒有仁孝、站粗漣。蛔鬩澤w會到這一點。所以“非或人之所及也”,或人就是問這個話的人。不是他所能及的。這是孔子不答的原因之一。
接著往下看。“而不王不禘之法,又魯之所當諱者,故以不知答之。”孔子不回答的第二個原因,是諱君惡。孔子是魯國人,應當諱魯國國君之惡。本來呢,“不王不禘”。不做天子,是不能行禘祭的。這就是“不王不禘”。魯國行禘祭就是非禮。可是孔子就在魯國,他又不愿意說魯國非禮的事。
古代的“諱”很多的。比方說,家中一個人加冠了,開笄了,有了字了,就不能再呼他的小名了。小名就是諱。那為子孫的,不能說出父母、祖父母的名字。名不能說,字也不能說,這也叫“諱”。那一個樣,父母做的不好、不對的,當然要給父母納諫。這是家內的事,但是家醜不外揚。父母做的不對的事,不能對外宣揚。這也是“諱”。對外宣揚的話,你想一想,就不孝。那再往外,自己的君有非禮的事,不可以說。再往外,自己的國家有非禮的事,不可以說。這些呢,都是“諱”。當諱的。
所以說,有的學者公開指責黨和政府的一些問題,這樣的做法很糟糕的。當諱的就要諱。
我講課的時候是不是也有不諱的地方?沒有做到諱。我想我的心意不是這個樣。即使對政府啊,包括對中國施行的西方文化有意見的話,也是指點出其中的問題,從儒家文化的角度,善意的指出一些問題來。就像為臣的納諫一樣。
注釋上講到,孔子之所以說不知,兩個理據。一個是有關禘抱本追遠,是追的最遠的。那種仁孝站粗陌。皇且話閎四軌蚶斫獾摹:涂鬃雍毖浴襖c命與仁”一樣。這是一個原因。第二個原因呢,就是不王不禘。魯國禘祭非禮,但是不方便說,不能直接指點魯國所行的是大惡。為人臣民,應當忌諱。這兩個方面的原因,所以孔子說不知。
再看後面的注釋。“弟子記夫子言此而自指其掌,言其明且易也。”所謂“明且易”,就是我們說的,就在手心裏。平治天下把裏攥,我們這裏的土話就是把裏攥。
“蓋知禘之說,則理無不明,誠無不格,而治天下不難矣。圣人于此,豈真有所不知也哉?”我剛才講了,孔子是知道的。不說有他不說的原因。“格”,至,或者是來。所謂“理無不明”,天下事理,包括人事、政治、禮樂,沒有不明的。
我們體會這個說法。我們現在學《尚書》大家能夠體會到,先王治天下,通達天地萬物之道。一切事禮,上法天,下法地,中法自然,然後指導人事,制禮作樂。指導人事細到一個什麼程度啊?就是你的一舉一動都給你規定。這一舉一動的規定,往上達能夠和諧自然、和諧天地。再往上達,合乎天理。
我們周圍的人,我們接觸多了能夠感受到,知道每個人的脾氣性格,能夠體會。德行再高呢,能夠感受更多的人。再高呢,能夠感受天下的人心。再高呢,能夠感受鬼神、天理。從天理那個地方體會整個的天理萬物之理能夠貫通的時候,還有什麼理不明?就是物來畢照。什麼事物到跟前來馬上就清楚。你只要是一說就能明白。這個就是德性。
那我們體會我們的德行在一個什麼樣的程度。首先最親近的,體會父母體會到沒有?有親情之下,這是最容易體會的。那父母都體會不到的話,沒有辦法往外通達的。能體會父母了,體會兄弟。這樣九族親了。實在說,能夠理解同學,相當於朋友。體會君臣,是吧?然後體會最高的領導,為什麼他用這樣的方式治天下?然後體會鬼神,體會天理。這個就是需要德性。沒有德性的話,你講的再高,沒有用。
所以能夠知禘之說的話,“理無不明,諢o不格”。能明白這個理,對始祖和所出始祖之帝,真能有那個仁孝之心、站粗狻__到這一點,有眨閼埳襠窬蛠懟_@就是“諢o不格”。格是來的意思。也可以說至。招判惱意能夠達到那個地方,就是至嘛。能夠達到那個地方,就能請那個地方的神來。無不至,就是再遠的神也能請來。
“而治天下不難”,能有這樣的德行,即使不是聖人的話也接近聖人,治天下就不難了。你看我們傳統文化治天下,等大家學《禮記》的時候能夠深深地體會。那一招一式對萬物鬼神的敬意,就從那個敬上,來疏導、規範、節制人心。我們說中國的文化治天下,以禮樂教化。禮就是直接從天理下達到人的各種行為,一招一式裏面。沒有那個德行,上達不上去,體會不到天理所在,你怎麼樣治天下?
所以說“非天子,不議禮、不制度、不考文。”就是有聖人之德還得在天子位,然後才可以討論禮,“夏商周三代的禮,哪一個禮比較合適。哪個禮不合適,已經不適用我們現在了。”到那個水平才能議。孔子為什麼不議禮?孔子雖然是聖人,但沒有在天子的那個位上。沒有在天子的那個位上,他對調理天下所感受的是不同的。他能理解先聖制的所有的禮樂,但是面對當時禮崩樂壞的狀況,讓他重新制禮、調理天下的話,實在說,他制不了。你必須到那個位上才可以。或者,有天子任命他來治理天下,輔佐明君,那也是他有那個位。這個時候才能制禮做樂,才可以議禮。不到那個位置啊,是不一樣的。
就像我現在講課,我自己是有深切感受的。就是一個小老百姓,是不是啊?那對自己的要求,包括講話的隨意性啊,自然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地位的狀態。
假使說,一樣是這樣的水平、德行、學問,如果是做官的話,做的官越大,自己的責任心越強。什麼話能說,什麼話不能說,所謂的“謹言慎行”啊,只有到那個位上才能做到。大家體會這一點。更不要說“哎呀,我知道這個詞,應當謹言,應當慎行。我就可以做到。哎我就努力做到謹言慎行。”你知道該謹言慎行,但你做不到。我也知道該謹言慎行,我在這個位置上。我的謹言,我的慎行就是停留在這個位置上。再更高一個位置的話,如果是做官的,那謹言慎行自然就和現在不一樣。
大家明白這個。為什麼非天子?這個天子不僅僅是聖人,又是行天子之職。只有他們可以議禮,面對天下的狀況,討論三代禮的損益。什麼不適合現在了,損掉。什麼需要著重強調,要增加。只有在那個位上才能議。
“聖人於此,豈真有所不知也哉?”我們說聖人是知的,這也是朱子體會聖人是這個樣。那我們說,以我剛才所講的。孔子他自己感受,是真有所不知。當然他的不知,和問的人不一樣,和我們更不一樣。我相信問的人比我們的水平都高多了。能問這樣的事,比我們的水平高多了。孔子他個人感受呢,依然有不知的。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。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廣告合作關于我們免責聲明GOOGLE地圖百度地圖最近更新RRS訂閱
版權所有:星火視頻教程網 | 蘇ICP備15005240號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maaog.tw All rights reserved
上海百乐门传奇电子书 香港马会白小姐来料 黑龙江时时停了吗 网赌有大数据监控你 云南11选5开奖时间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 20选5复式投注计算表 乒乓球女子世界排名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50期 江西新十一选五彩经网 甘肃快3走势图基本图